死亡事故其他亲属起诉答辩状案例

发布日期:2018-12-28 浏览次数:209

答辩状


答辩人: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宿州中心支公司,住所地为安徽省宿州市纺织中路佛晓报社办公楼1层、6层。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413006941151510(1-1)。

   负责人:朱学银,职务:总经理。


        答辩人与被答辩人彭晓中、苏增实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答辩人提出如下答辩意见:

         一、本案原告口头陈述的死者苏赛萍父母双亡等事实均没有提供证据加以佐证,被告方无法从客观证据上体现并知晓,因此无法给予认可。

        二、根据《侵权责任法》第18条“被侵权人死亡的,其近亲属有权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只有近亲属才是适格的诉讼权利主体。另外,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2条:“近亲属包括配偶、父母、子女、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孙子女、外孙子女”,因此,原告作为其姑母、姑父,并不属于法定近亲属范围。

        三、从现有证据来看,苏赛萍2011年8月1日后户口迁往原告处。但是现有法律规定,单纯的一起生活居住,即不形成抚养赡养法律关系,又不形成法定养父母子女关系,因此原告不能被认定为法定近亲属范围。

        四、根据原告诉请的赔偿项目分析:

        1、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性质上均是对法定近亲属基于生活资源减少的弥补以及精神创伤弥补,系被侵权人死亡后才产生并确定的损失,类似于误工费,有损失才弥补、才赔偿,因此,生命无价,其性质并不属于人身等价的固定金额损失。

       2、死亡赔偿金额、精神损害抚慰金并非死者生前遗留的财产,其不属于遗产,不适用《继承法》的固定,不得继承。

       3、精神损害抚慰金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

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8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若干问题的解释》第7条,主张权利主体范围限于死者近亲属范围内。

       4、近亲属办理丧葬事宜误工费的赔偿,应仅限于法定近亲属范围,且需要提供收入减少的证据,并非赔偿其他亲属或所有亲属的损失,同时,原告作为法定退休人员,并无收入减少的证据支持。

      5、丧葬费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26条的规定,需要提供办理丧葬事宜相关费用支付凭证的证据。

      最后,我方注意到,死者苏赛萍原籍贯为江西省萍乡市,鉴于原告方并未能提供死者苏赛萍无父母、无其他兄弟姐妹的相关证明材料,即不排除尚有父母或兄弟姐妹的存在,因此,我公司无法接受原告诉请的同时,亦对本案无法调解或和解,避免日后近亲属出现并主张权利,届时,本案就是赔偿对象错误,将造成保险公司再次赔偿的情形出现。

      五、另外,本起事故中,还存在超载事宜。肇事驾驶员陈得圆驾驶机动车超过核定载质量,根据保险合同约定,商业险部分被保险人需自行承担10%的责任比例。《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示范条款》27条第2款规定:“违反安全装载规定的,实行10%的绝对免赔率”。

        综上,应当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此致

上饶市信州区人民法院


   答辩人: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宿州中心支公司

                     委托代理人:          

                               2016年  月  日


文档下载地址:答辩状

皖公网安备 340192020004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