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事逃逸民事上诉状

发布日期:2018-12-29 浏览次数:196

民事上诉状

         上诉人(原审被告):民安财产保险有限公司安徽分公司,住所地:安徽省合肥市濉溪路278号财富广场二期A幢607室。

         负责人:项锡山,总经理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刘玉臣,男,汉族,1951年8月生,身份证号码320325195108024815,住江苏省邳州市邳城镇百户村小刘庄54号。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翟培玲,女,汉族,1950年5月生,身份证号码320325195005064849,住址同上。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刘照南,男,汉族,2005年11月生,身份证号码32038220051129113X,住址同上。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刘雅琪,女,汉族,2004年1月生,身份证号码320382200401221026,住址同上。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刘雅雯,女,汉族,2007年5月生,身份证号码320382200705051062,住址同上。

         以上三被上诉人法定代理人祁园园,女,汉族,1983年11月生,身份证号码320382198311101100,住址同上,系三被上诉人母亲。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殷世杰,男,汉族,1981年2月生,身份证号码340122198102030314,住安徽省合肥市蜀山区高刘镇五星村大堰村民组。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安徽华燕物流有限公司,住所地安徽省肥东县石塘镇银桥大街,组织机构代码06653920-1。

        法定代表人:夏本才,总经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都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镇江中心支公司,住所地江苏省镇江市丁卯桥路97号,组织机构代码67304731-3。

         负责人:杨建中,总经理。


上诉请求

        上诉人与被上诉人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上诉人不服江苏省镇江市润州区人民法院(2014)润南民初字第451号民事判决,提起上诉。请求上级人民法院撤销或变更原审判决,依法核减上诉人不应承担的500000元。

事实与理由

         一、被保险车辆驾驶人在事故发生后,未立即停车、保护现场、未抢救伤员、未迅速报警,而是驾车逃离现场的行为符合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保险人免责情形,不应判令上诉人承担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的保险责任。

       (一)法律的命令性规范。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0条第1款规定:“在道路上发生交通事故,车辆驾驶人应当立即停车,保护现场;造成人身伤亡的,车辆驾驶人应当立即抢救受伤人员,并迅速报告执勤的交通警察或者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本案被保险车辆驾驶员在发生交通事故后,全然不顾受害人死活,完全无视法律之规定,驾车逃离事故现场,其性质之恶为法律和社会道德所不容。商业保险若为这种违法犯罪行为买单,与法律精神和道德底线背道而驰,继而纵容、助长和鼓励驾驶人员在交通事故发生后逃离事故现场。

        (二)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合同的明确约定。

         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合同明确将事故发生后被保险人或驾驶人驾驶保险车辆或者遗弃保险车辆逃离事故现场的行为作为保险免责事项,主要是为了防止驾驶人不配合交通事故调查处理、掩盖违法行为,逃避承担责任,获取不当利益等道德风险。

1、合同中明确约定了免责事项。

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第4条“发生意外事故时,驾驶人有以下情形之一的,保险人不负赔偿责任:…(八)事故发生后,被保险人或驾驶人在未依法采取措施的情况下驾驶保险车辆或者遗弃保险车辆逃离事故现场”。

结合本案,该种免责情形内容为:

(1)事故发生后;

(2)驾驶人未依法采取措施;这里的措施包括《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0条的:立即停车、保护现场、抢救伤员、迅速报警等;

(3)驾驶人驾驶被保险车辆逃离事故现场:镇公交【2014】事认字第0401080001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在道路交通事故发生经过项下清晰载明“……事故发生后,殷世杰驾车逃离交通事故现场。2014年8月28日,殷世杰被查获……”

上诉人认为,本起交通事故中的驾驶人在明知发生交通事故后,没有立即停车、保护现场、抢救伤员、立即拨打报警电话,也没有在第一时间通知保险公司,而是驾车逃离事故现场,其行为与合同约定的免责行为一致。其行为完全符合了保险合同条款第4条第8款之约定表现,人民法院应尊重合同之约定,按约定内容执行。


2、保险人对免责条款履行了提示及明确说明义务(含口头明确说明),并由被保险人盖章确认了该事实,人民法院对责任免除的合同约定应给予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13条第2款:投保人对保险人履行了符合本解释第11条第2款要求的明确说明义务在相关文书上签字、盖章或者以其他形式予以确认的,应当认定保险人履行了该项义务。

首先,保险人在投保单、保险单、保险条款等保险凭证的设计上使用加粗、蓝体字、重要提示等多种方式提示投保人相关条款的存在,已尽法定提示义务。其次,投保单中投保人声明部分,投保人盖章确认了保险人已履行法定明确说明(含口头说明)行为的事实,符合最高院司法解释的要求。原审法院已查明保险人对免责条款履行了提示及明确说明义务。

再退一步讲,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第4条中驾车逃离事故现场的免责条款是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条等相关精神制定,系法律禁止性规定在保险条款中的引用,具有广泛性和强制性,应为机动车驾驶人具备的常识性内容。


         二、原审法院无视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明确载明的“殷世杰驾车逃离交通事故现场”的客观事实,凭单方陈述和个人臆断推翻该事实,严重缺乏事实依据。原审判决认为“凌晨高速公路上过度疲劳驾车的被告殷世杰,在仅发生轻微的碰撞之下,难以说其存在发生事故后不采取措施而故意逃离现场”。

上诉人认为,原审判决如此认定,完全没有事实依据。

1、事故认定书作为交警部门处理事故的权威法律文书,系认定事实最直接的证据,其清除的载明殷世杰驾车逃离交通事故现场的事实;

2、原审法院及其他原被告各方无有力证据推翻该事实。

3、一审法院不能仅凭事故一方单方面的陈述而认定事故碰撞轻微,驾驶人对碰撞不知情。

其三,被保险车辆驾驶员夜间在高速上疲劳驾驶,使保险标的危险程度显著增加,属于法律禁止驾驶机动车之状态,保险合同同样作此要求。

至此,上诉人认为原审法院对被保险车辆驾驶人不构成驾车逃离事故现场的事实认定是错误的。

        三、原审判决中所体现的价值取向是在变相肯定驾驶员交通肇事后驾车逃离事故现场,引导交通肇事违法犯罪分子规避国家法律和践踏社会道德底线,特别是在“驾驶员对发生事故是否知情”问题上千方百计为一方当事人开脱,天平一味的向自然人一方倾斜,有失司法机关独立、权威、公正的价值定位。这样做对个案来说虽可和谐结案,但长此以往,天平总有一刻将会坍塌。那时没人再信仰法律,没人再相信司法,只要会哭会闹,就会有人站出来和谐。牺牲个案公平正义、蒙蔽个案法律事实,都是司法诟病的推手,这不是司法机关该行之事。

           综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

        此致

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民安财产保险有限公司安徽分公司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三日

文档下载地址:民事上诉状

皖公网安备 340192020004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