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者转换问题民事上诉状

发布日期:2018-12-29 浏览次数:193

民事上诉状

          上诉人(原审被告):民安财产保险有限公司蚌埠中心支公司,住所地安徽省蚌埠市延安路17号区4号楼东城大厦7楼。

          负责人:余坤,总经理。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闫建,男,1984年7月1日出生,汉族,住合肥市蜀山区圣泉路山水名城1幢804室,公民身份证号码为3412041984070011855。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段凤龙,男,1984年5月5日出生,汉族,驾驶员,住蚌埠市淮上区小蚌埠镇陈台村村碑路东290号,公民身份证号码为340311198405060213。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周多柱,男,1980年3月13日出生,住定远县永康镇拂光村前周东组。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怀远县富路达汽车运输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为蚌埠市怀远县涡北新城区文明路。

         法定代表人:李长琢,经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钱传付,男,1989年1月3日出生,汉族,住蚌埠市淮上区梅桥乡华圩行政村五台171号,公民身份证号码为340321198901032134。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定远县东运物流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为滁州市定远县炉桥镇华塑物流园。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滁州市中心支公司,住所地为滁州市开发区南谯中路与花山路交叉口。

        负责人:钱森,总经理。

       上诉人不服安徽省肥东县人民法院(2015)肥东民一初字第00546号民事判决,提起上诉。

上诉请求

       请求上级法院撤销原审判决,改判驳回原审原告对上诉人的诉讼请求,上诉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

事实与理由

       原审原告闫建在本起交通事故发生时,其在上诉人承保的保险车辆“第三者”责任保险(含交强险)险种中的身份评价为“本车人员”,而非“第三者”,一审法院判决上诉人以交强险及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赔偿,明显不当。

       一、空间概念与保险专属概念之间不是绝对的、直接的、简单的等同关系。“车上人”与“车外人”为对应的空间概念,以空间作为认定标准。“本车人员”与“第三者”为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专属保险概念,“第三者”包括第三人的人身和财产,需要综合事实经过结合法律、合同约定进行评价认定。

       二、综合评价保险专属概念“本车人员”、“第三者”,首先需要使用的是时间要件,即“交通事故发生时”。交通事故属于意外事件,有其危险产生、损害造成、损害结果确定几个进程阶段,此时,认定交通事故发生时间应当以危险产生的第一瞬间为时间节点。

       1、意外事件,从危险产生到损害结果确定的过程可能极短(瞬间、几秒钟),也可能很长(几十秒、几分钟、甚至更长)。无论这个进程需要多久,均不能单纯的以损害后果发生并确定之时认定为意外事件发生之时。

       2、使用此审查标准,其中最大的优势在于,可以避免陷入个案和谐而他案无法使用的法理推理障碍,即同案不同判的尴尬境地。

例如:(1)乘坐人从挡风玻璃飞出,头部受伤十级伤残,飞出车外后腿部碾压十级,两次损伤形成时间不一,简单的以空间认定即得出两种截然对立的两种身份,但若使用危险产生第一瞬间,则排出了这种认定困难。(2)“第三者”包括第三人的人身和财产。车辆运输货物,翻车后货物脱离车体,若按空间标准,翻车后仍在车内属本车上财产,甩出车外的或甩出车外被碾压的属第三者财产,同一车货物出现两种不同的认定,即让这种空间对应身份的法律认定逻辑无法进行普遍适用和法律推理。

       3、两车发生碰撞或单独一车撞击护栏,货物甩出和人员甩出的道理是一样的,碰撞之时甚至引发碰撞风险之时,是意外发生的开始,此时对应交通参与人所处的位置评价其身份,处于车上空间的为本车人员,处于车外空间的为第三者。

       (三)综合评价保险专属概念“本车人员”、“第三者”,第二个审查标准要件为:危险产生第一瞬间(交通事故发生时),车辆对于处于车外空间的人或物参与侵害(加害)。

1、车辆的参与侵害即加害行为,是构成机动车侵权的必备要件,这种加害可以是碾压、碰撞,也可以是妨碍通行等形式。否则,即使驾驶人具有过错,也仅为一般侵权,非机动车交通事故侵权。(详见侵权责任法机动车侵权原理、道路交通安全法之规定。)

2、这项审查标准虽为“车辆参与侵害”这一机动车侵权的实质要件,但需要强调的是,仍需要结合交通事故发生的时间要件为前提,即危险产生的第一瞬间。例如乘客临时中途下车休息,被本车碰撞即符合第三者身份评价要件。反之,车辆先碰撞倾覆、而后车上人员甩出被碰撞碾压,则在事故发生的连续性进程中,车辆虽有侵害,但不符合时间要件而不能评价为第三者。

      (四)综上所述,审查本案:

1、原审原告乘坐的车辆追尾前方车辆,发生碰撞后从车内飞出车外。其所乘坐车辆驾驶人未尽注意义务、操作不当、与前方车辆未保持安全车距是引发追尾事故的危险开始,此时原审原告尚处于车内空间;两车发生追尾碰撞事故时,原审原告亦处于车内空间;两车追尾碰撞后,因惯性乘坐人从车内飞出,飞出以后跌落路面处于车外空间。

因此,从整个过程来看,使用时间要件进行评价,无论是危险产生还是两车碰撞发生,原审原告均处于车内空间,属于本车人员。

2、车辆参与车外之人的加害要件。首先,追尾碰撞发生在前,乘坐人飞出车外在后,即无法准确确定哪些创伤是在车内形成、飞出车内瞬间(例如撞击玻璃、撞击车框)形成以及车外形成。

其次,车辆参与侵害的事实属于原告的举证责任范围,本案中,原告并没有证据证实乘坐人飞出车外后,车辆对其进行了二次碾压和碰撞,以及二次碾压碰撞的损伤部位及损失大小。

该事实属于主张损失人即原审原告举证责任,而非在原告无法举证时,要求被告承担此举证义务。原告未举证,被告亦无反证义务,双方都不举证时,那么二次碰撞碾压的事实无证据支持而应认定事实不成立。

但原审判决却非如此,原审认为,被告无法证实二次碰撞碾压不存在,即不排除二次碰撞碾压的存在,进而等同认定了二次碾压碰撞存在的事实,这种做法,严重不符合民事诉讼的证据规则。

最后,不论乘坐人因车辆发生追尾碰撞事故而飞出车外后是否被二次侵害,因其在事故发生时处于车内空间,其为本车人员,而非第三者,原审判决上诉人承担的保险责任不正确。

        综上所述,上诉人认为,在对保险专属概念进行身份评价时,不能简单、暴力、单纯的以空间直接对应身份,否则对其他案件将形成了错误的判例影响,所使用的法理亦明显不能进行法律推理和演绎。全国的机动车保有量数以亿计,每年发生的交通事故达上百万起,这种争议在最高院民一庭、其他省市法院对此已几近一致的情况下,安徽省内司法实践仍如此混乱,缺乏清晰明了的审查标准,着实不应该。

       据此,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

             

           上诉人:民安财产保险有限公司蚌埠中心支公司

                          2015年12月11日

文档下载地址:民事起诉状

皖公网安备 340192020004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