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运损失民事上诉状

发布日期:2018-12-29 浏览次数:180

民事上诉状

        上诉人(原审被告):安盛天平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安徽分公司,住所地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濉溪路287号金鼎广场A座9层。

        负责人:秦岭,总经理。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上海新世纪新宇运输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闸北区沪太路1128号。

        法定代表人:甘继德,总经理。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胡家满,男,1965年6月17日生,汉族,住安徽省含山县林头镇东兴街道四组713号,居民身份证号码:342625196506170152。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合肥市肥东商业汽车运输公司,住所地安徽省肥东县西山驿镇街道。

        法定代表人:钱植民,总经理。

        原审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闸北支公司,住所地上海市长安路1001号。

        负责人:郝建平,总经理。

        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因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上诉人不服南京市浦口区人民法院(2014)浦桥民初字第307号民事判决书中关于上诉人承担停运损失项目的判决,提起上诉。

上诉请求

       1、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并减少上诉人不应承担的停运损失82796.64元;

       2、本案的上诉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


事实与理由

        一、间接损失不在保险责任范围之内。

      (一)车辆在事故中损毁,车辆本身遭受的损失乃直接损失;因车辆停驶后造成车辆所有人在车辆维修期间不能继续盈利、营运的可获利益损失乃间接损失,此为目前社会认知中基本且普遍的共识之一。

      (二)侵权人、被保险人责任范围不完全等同保险责任范围,全国的机动车保险责任首当其冲、高度一致、且毫无例外的排除了“间接损失”在保险责任中的适用。

      (三)《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第5条“保险责任”:在本合同保险期间内,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合法驾驶人在使用保险车辆过程中发生意外事故致使第三者遭受人身伤亡或财产直接损毁的,对依法应当由北保险人承担的经济赔偿责任重超过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各分项赔偿限额以上的部分,本公司按照相关法律和本合同的规定负责赔偿。

1、这里约定的财产损失赔偿责任以财产直接损毁的范围为限,不包括间接损失或损毁的赔偿责任。

2、超出交强险各项限额以上部分,由商业第三者责任限额赔偿,即首先应当符合商业第三者的赔偿责任,那么交强险条款中第10条第3款排出了停驶、停业等间接损失,商业三者险理应做如此。

      (四)不论间接损失是否置入责任免除情形之中,均不影响保险责任的赔付要件将间接损失排除在外,因此适用保险责任对应保险人赔付范围,将不引发提示及明确说明之义务审查。

      二、保险责任免除情形中排除车辆停驶以后产生的营业、营运等间接损失。

   《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第11条,下列人身伤亡、损失及费用,本公司不负责赔偿:(9)第三者停业、停驶、停电、停水、停气、停产、通讯中断的损失及其他各种间接损失。

1、与保险责任范围相比,责任免除设置如此约定,更像是重复提示,重点强调。

2、如此条款,并非上诉人一家所为,乃国务院保监会制定交强险条款、中华保险协会制定商业险示范条款通用之规定。放在全国范围内的人民法院处理道交案件时,车辆保险不承担停驶引发的间接损失,业已形成通行的司法裁判。

        三、保险人已尽提示及明确说明义务。

        首先,无论是投保单首部,还是保险条款中免除责任条款的加粗加黑提示,明显有别于其他普通条款。其次,投保人合肥市肥东商业汽车运输有限公司在投保单投保人声明部分盖章确认了保险人已尽明确说明义务的事实。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13条第2款:投保人对保险人履行了符合本解释第11条第2款要求的明确说明义务在相关文书上签字、盖章或者以其他形式予以确认的,应当认定保险人履行了该项义务。

        综上,请求二审依法改判。


        此致

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安盛天平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安徽分公司

                            二0一五年五月十九日

文档下载地址:民事上诉状


皖公网安备 340192020004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