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告不适格民事上诉状

发布日期:2018-12-29 浏览次数:189

民事上诉状

上诉人(原审原告): 天平汽车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安徽分公司,住所地为合肥市庐阳区濉溪路287号。

负责人:秦岭,总经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合肥市重点工程建设管理局,住所地为合肥市庐阳区寿春路11号。

法定代表人:葛斌,局长。

原审被告:安徽上铁地方铁路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安徽省合肥市高新区银杏路28号。

法定代表人:张家伟,总经理。

原审被告:中铁十局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山东省济南市高新区舜泰广场7号楼。联系电话:0531-82461260。

法定代表人:沈尧兴,董事长。

上诉请求:

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保险代位求偿权纠纷一案,上诉人不服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法院(2013)庐民二初字第01199号民事裁定,提起上诉。

请求上级人民法院依法撤销原审裁定,依法审理上诉人对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或发回继续审理。

事实与理由:

原审法院认定原审原告不能确定谁是适格被告,不符合《民事诉讼法》119条规定的“有明确的被告”,裁定驳回起诉,上诉人认为原审法院如此做法,属适用法律错误,且程序不符合法律规定。

1、《民事诉讼法》119条规定受理立案的基本要求是:“有明确的被告”, 即明确、具体。并没有要求必须是适格或正确的被告,也就是说原告起诉时,只要明确谁是被告就可以了,指出侵犯其权益或与其发生争执的对方是谁;如果原告不能明确指出被告,法院无法启动审理程序;法院只有启动了审理程序,才能查清被告是否适格。因此,原告在起诉时只要有明确被告,符合起诉条件,原告就有诉权,其诉合法。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不适格,即原告告错了人,应当判决驳回对所告被告的诉讼请求不成立。

2、裁定驳回起诉是因为原告的起诉不符合法定受案条件,法律后果是以裁定驳回起诉的形式宣布原告没有诉权,其诉不合法。但本案情形却不然,首先,原审原告依法享有保险代位追偿权,其次,原审原告是否告错了人是需要结合案件的证据交换、举证质证、陈述辩论后才能够查明的事实。但原审法院未对以上事实进行查明,径行驳回起诉,实为剥夺了原告的诉权,有违法律之规定。

3、保险代位求偿权诉讼,即保险公司代替被保险人(又叫被侵权人、受害人)向侵权人主张民事权利的诉讼。本案是建筑物构筑物上搁置物悬挂物坠落造成的侵权损害,适用无过错责任原则,即只要有损害事实,不论是否存在过错,侵权人均应赔偿。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85条规定:“建筑物、构筑物或者其他设施及其搁置物、悬挂物发生脱落、坠落造成他人损害,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因此,本案铜陵路高架桥的所有人管理人应对外承担责任。      根据建筑法律规定,建筑工程的建设单位是投资人,是该工程的所有人,合肥市铜陵路高架桥无论是路桥还是高架,合肥市重点工程建设管理局均是建设单位,也就是铜陵路高架桥的所有人及管理义务人。工程的施工单位,在工程完工交付以前是该工程的管理人。在建筑物所有人、管理人对外需承担连带责任情况下,受害人有权利选择由所有人或管理人单独承担责任,也可以选择其承担连带责任,当事人诉讼时,当然享有基本的选择权。也就是说,原审原告是否撤回对施工单位(管理人)的诉请,保留对建设单位(所有人)的诉请,即使只要求建设单位(所有人)一方承担责任,也当然可以。至于建设单位承担责任后向施工单位追偿,那是其内部纠纷,与受害人无关。

4、原审法院从本案立案到裁定送达,长达3个月时间未组织开庭、未组织交换证据,即认定原审原告没有证据证明谁是高架桥所有人和管理人,实为未审先判,上诉人认为此程序不符合法律规定。原告是否有证据,以及证据是否提交、证据是否充分,被告是否承认以及被告如何抗辩均需要通过庭审才能查明,原审连庭都未开,何谈诉权保障,原审直接裁定驳回,尤为不妥。

综上所述,特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原裁定。

此致

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天平汽车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安徽分公司

二○一三年十月二十四日

文档下载地址:民事上诉状

皖公网安备 340192020004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