驾驶人与第三者关系转换民事上诉状

发布日期:2018-12-29 浏览次数:194

民事上诉状

        上诉人(原审被告):安盛天平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合肥中心支公司,住所地安徽省合肥市濉溪路287号金鼎广场A座9层。

        负责人:陈亚,总经理。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正美,女,汉族,1969年7月17日出生,住所地安徽省寿县刘岗镇刘岗村基田组,身份证号码342422196907176483。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李磊,男,汉族,1990年2月1日出生,住所地安徽省寿县刘岗镇刘岗村基田组,身份证号码342422199002016390。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李红艳,女,汉族,1991年9月17日出生,住所地安徽省寿县刘岗镇刘岗村基田组,身份证号码34242219910917644X。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李纯,男,汉族,1965年9月5日出生,住所地安徽省寿县刘岗镇刘岗村基田组,身份证号码342422196509056494。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宋治国,男,汉族,1977年8月14日出生,住所地河南省淮阳县王店乡宋庄011号,身份证号码412727197708146514。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郑州市中心支公司,住所地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秦岭路26号长城阳光新城10B10001至10002号。

        负责人:张国勇,经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肥西县新桥货物运输有限公司,住所地安徽省肥西县高刘镇合六叶高速公路入口南500米。

        法定代表人:李纯,经理

        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上诉人不服安徽省长丰县人民法院(2015)长民一初字第03443号民事判决,提起上诉。

上诉请求

        请求撤销原审判决,改判驳回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对上诉人的诉讼请求(不服金额为288496元);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

事实与理由

原审判决上诉人以本车交强险及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赔偿本车“驾驶人”,属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理由如下:

        一、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不能把驾驶员“转化”为第三者,而以无人驾驶判决责任保险替机动车向第三者承担赔偿责任。

(一)、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离不开“驾驶人”的存在。

1、享有民事权利承担民事责任的主体为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那么机动车辆自身作为一台机器不享有民事权利,不能作为承担民事责任的主体。

 2、有过错的只能是“人”,车辆没有过错。机动车交通事故侵权作为侵权责任的一种,其车辆的驾驶人为承担民事赔偿最直接的责任主体。其他责任主体,譬如车主、挂靠单位等只有在法律有特殊规定的情形下才承担法定责任。本案原审中,特别是我方车辆的两个被告均不是侵害李杰导致其损失的侵权人,谈不上承担侵权责任。

(二)、侵权法理不允许自己侵害自己权益而获益,侵权的基础为“侵害他人”即侵权人与被侵权人不能同为一人。本案中,李杰自负同等责任,自负责任部分不能自己对自己负有赔偿义务。

《侵权责任法》第3条:被侵权人有权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侵权责任法》第6条: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三)、交强险及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属于典型的责任保险,其中需要三个主体同时存在,即“保险人”、“被保险人”、“第三者”,三者之间的关系为保险人替被保险人向第三者赔偿,而非“保险人”替“车辆”向“第三者”赔偿。

《保险法》第65条第4款:“责任保险是指以被保险人对第三者依法应负的赔偿责任为保险标的的保险。”

         二、“驾驶人”为交强险及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无论其属车辆驾驶中还是停放时,只要尚无其他驾驶人驾驶且负有过错的情形下,“唯一驾驶人”均不能成为“第三者”。

详见《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3条、第42条“(二)被保险人,是指投保人及其允许的合法驾驶人”。交强险条款保险责任第5条,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保险责任第3条、第5条、第11条第2款等。

        三、“车上人”与“车外人”为空间概念,仅以空间界定身份,非严格意义上的法律概念,而“被保险人”、“本车人员”与“第三者”为专业的法律评价概念,认定的标准并不能单纯仅以所处的位置这一单一因素评价。譬如:摩托车驾驶员发生事故摔落车外,仅因空间界定身份,就会陷入错误的法律逻辑。车载货物掉落路面受损,以货物所处位置为车外亦会陷入同样的错误。

       四、本案中,李杰虽处于车外,但事故发生时,其是本车唯一驾驶员,对本车具有操控力,其驾驶反光标识不全的机动车,占道停车且未按规定设置警示标志,与后方车辆共同过错下引发追尾的交通事故,李杰自身过错因而承担同等责任,自负责任部分系自身过错导致自身损失,谈不上侵权责任,更谈不上由本是替李杰过错而赔偿其他第三者的责任责任保险用来赔偿李杰自身损失。

       综上,交通事故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及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并非人身意外保险,也非万能险、一切险,李杰作为车辆驾驶人,对其赔偿不符合侵权法原理,亦不符合保险法中责任保险下的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责任。因此,请求撤销原审判决,依法改判。


         此致

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安盛天平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合肥中心支公司

                         2016年3月7日

文档下载地址:民事上诉状

皖公网安备 340192020004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