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偿权诉讼时效再审申请

发布日期:2019-01-02 浏览次数:225

民事再审申请书


        申请再审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六安中心支公司,住所地为安徽省六安市皖西大道皋城大厦副楼,组织机构代码74678082-4。

        负责人:王鸿,职务:总经理。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董龙辉,男,1989年10月20日出生,汉族,住安徽省霍邱县冯井镇冯井街道709号,公民身份号码:342423198910205893,联系电话18221732876。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朱志军,男,1983年5月1日出生,汉族,住安徽省霍邱县高塘镇粉坊村老郢组,公民身份号码:342423198305015178,联系电话13524005417。

        申请再审人因与被申请人追偿权纠纷一案,不服安徽省六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年7月22日作出的(2016)皖15民终926号民事判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六项之规定,提出再审申请。


再审请求

1、撤销一审、二审判决,改判两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连带赔偿申请人交强险垫付款12万元。

2、原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被申请人承担。


事实与理由

一、基本案件。

        一审法院查明与认定的事实:2012年8月5日,董龙辉醉酒驾驶朱志军所有的车牌号为皖NZ555J小型轿车沿上海市纪翟路由北向南行驶至纪川路时,遇葛全兵驾驶电动车由南向北行驶,两车相撞,致葛全兵受伤经抢救无效死亡。葛全兵死亡后,其近亲属向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经该院(2013)闵民一(民)初字第1542号民事判决,判决申请人在交强险范围内赔偿葛全兵近亲属各项损失总计12万元。判决生效后,申请人于2013年3月26日支付赔款。申请人在支付赔款后,依法向董龙辉、朱志军行使追偿权,该案件于2014年9月14日在安徽省霍邱县人民法院立案。 霍邱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定:追偿权在性质上是继受第三人对侵权人的请求权而来的,受让的是第三人原有的债权。因此认定申请人所享有的追偿权在实质上仍然是一种债权请求权,所以追偿权的时效期间应以第三人对被申请人的请求权的种类为依据。申请人因交通事故取得追偿权,诉讼时效期间依法应为一年。由于案件的诉讼时效期间起算点为2013年3月26日,故认定申请人的起诉超过诉讼时效。因此判决驳回申请人的诉讼请求。

        一审判决后,申请人提起上诉,六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查明与认定的事实与一审一致,并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认为原审判决错误的理由。

        原一、二审法院均错误的认为,交强险追偿权乃受让第三人对侵权人的请求权而来(认为本案系受让交通事故受害人人身损害赔偿请求权),受让的权利诉讼时效同第三人一致,因此认为申请人超过了1年诉讼时效,继而驳回了申请人的诉讼请求。

一、“交强险追偿权”并非来自第三人对侵权人的债权转让。

(一)交通事故第三人(受害人)对侵权人的权利乃人身损害赔偿请求权,该种债权不得转让。

在民法理论中,人身损害赔偿请求权无法转让。因此,交强险追偿权显然不得受让第三人(受害人)对侵权人的人身损害赔偿请求权。

(二)本案的第三人(受害人)已起诉了侵权人,且法院判令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继而由保险公司替代履行赔偿款给付义务。既然人身损害赔偿请求权已行使完毕,即不存在二次转让权利的基础。

(三)“交强险追偿权”乃交强险垫付后基于法律特殊规定成就的新权利,该权利独立存在、独立行使。不应当将“交强险追偿权”视为继受取得的权利,用此前的抗辩权利对抗新权利。

首先,对于无证、醉酒等严重的故意违法行为,早在交强险条例、交强险条款中亦有明确的规定和约定,即交强险本不负有赔偿义务。只是立法者在价值和秩序考量下,且为了保障交通事故第三方(受害人)尽快获得人身损害赔偿款,尽早恢复生产生活,维护社会和谐稳定,而强制要求交强险先行垫付赔偿款,并且规定交强险垫付后,再由交强险保险公司行使追偿权,由侵权人返还交强险已垫付赔偿的金额,此类一整套带有国家强制力干预色彩的法律制度。

其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8条,首次以法律的形式明确了“交强险追偿权”。

第18条:“有下列情形之一导致第三人人身损害,当事人请求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人民法院应予支持: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或者未取得相应驾驶资格;醉酒、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或者麻醉药品后驾驶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的;驾驶人故意制造交通事故的。

保险公司在赔偿范围内向侵权人主张追偿权的,人民法院应予以支持。追偿权的诉讼时效期间自保险公司实际赔偿之日起计算。”

再次,“交强险追偿权”不同于《保险法》第60条规定的“代位求偿权”。

代位求偿权系第三人的原因造成保险标的损失,保险人向被保险人赔偿后,替代被保险人向第三人请求赔偿的权利。

然而,交强险追偿权乃被保险人的原因造成第三人损失,交强险替代被保险人向第三人赔偿后,基于法律强制干预和法律特殊规定,取得了向被保险人追偿的权利。

相比较而言,两者赔偿原理、赔偿对象、赔偿程序、赔偿性质均不相同,不应将二者混淆处理。

(四)、“交强险追偿权”追偿的内容仅为“交强险已赔偿范围内的普通金钱给付之债”,属于普通债权请求权之诉,并非代位或替代行使人身损害赔偿请求权之诉,其诉讼时效应当依据《民法通则》第135条的规定,确定为2年诉讼时效。

        综上所述,结合本案,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再审申请人)于2013年3月26日向第三人(受害人)支付了赔偿款,诉讼时效自2013年3月27日起至2015年3月26日止。再审申请人于2014年9月14日向安徽省霍邱县人民法院起诉,并未超过诉讼时效,其合法债权应予获得保护。

       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六项之规定,请求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再审并改判。

      此致

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

申请再审人: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六安中心支公司

年   月   日

文档下载地址:再审申请书


皖公网安备 340192020004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