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建军主任在我所微信公众号上发表原创文章《从法律诉讼角度看“网络激活累保险产品”的程序瑕疵》

发布日期:2019-04-28 浏览次数:81

从法律诉讼视角看

“网络激活类保险产品”的程序瑕疵

笔者作为专注保险法领域的执业律师,从业十余载,对司法环境的变迁深有感触。在这其中,我和大家一样,都经历过、感受过司法环境以及司法裁判者、法律从业者对于保险以及保险法律规则在最初时间里的陌生、误解、倾向否定、排斥博弈,发展到如今的相对理解、相对稳定,并向着相互尊重,共同进步的方向前进,这种向好的趋势也是我们长久以来殷殷盼望的。

当下诉讼实务中,仍然存在着诸多难点,譬如对于一些需要网上操作、网上激活类的保险产品(如保险卡、电子保单、网络保险等),虽然在产品开发、销售、网页设置环节都挺好,但唯独在法律效力衔接问题上,给理赔工作以及诉讼赔偿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

一、保险条款,特别是格式条款,需要向投保人说明,并提示注意免责条款并且待明确说明后,方才产生效力。

根据《保险法》第17条的要求,首先,投保单应当附格式条款。其次,对格式条款保险人负说明义务。再次,对其中的免责条款需提示投保人。最后还需要对免责条款明确说明。保险人认真完成此类动作,格式条款以及免责条款在效力问题方面才能得到法律的认可。

二、倘若保险人未依照《保险法》第17条的要求完成以上动作,对保险条款产生哪些影响?

众所周知,保险条款一般分为一般性条款(普通条款,约定双方信息、保险期间、保险金额等),保险责任条款,保险金赔偿方式条款(何种标准赔、何种比例、何种计算方法等),责任免除条款,特别约定条款等。这其中,保险责任条款,保险金赔偿方式条款,责任免除条款在司法实务中,涉及效力审查最多,影响也就最大。

假设在一起诉讼中,保险人无法举证已将保险条款交付投保人(或者投保单附条款),更无法举证履行了普通说明、提示、明确说明义务的话,一般对保险责任范围影响较小(法官一般不愿“自撰”保险责任及双方权利义务),但对保险金赔偿方式条款(譬如比例赔偿条款、按行业伤残标准赔偿条款)等,可能会因此导致无法得到适用。另外,对于免责条款影响最大,直接导致免责条款不产生效力。

譬如意外保险,凡是列入免责范围的事项,均是超出正常承保风险几十倍甚至百倍出险几率的情形(如醉酒、斗殴、无证驾驶等),也是保险人精算后不愿承保的情形,倘若此类免责(排除)情形统统不生效,那对该产品的销售经营将是毁灭打击。

三、为何此类“需网上操作类的保险产品”如此不尽如人意?

以保险卡为例,诉讼实务中,遇到最多的陈述就是:保险销售员将保险卡销售给投保人,很多投保人不懂网络操作或手机操作(还有一些人系怕麻烦),交由保险销售员代为网上激活(可能存在一部分投保人在一旁配合情形,譬如提供身份证、配合面部识别及摄像、配合指纹),其他流程均由销售员代为操作。此时,投保人对激活过程要么没参与,要么参与极少,根本不清楚、不了解激活过程中的页面设置以及页面内容。

此时,保险人在以其激活页面上已设置“强制阅读条款”“强制提示条款”等内容,以其证明保险人附条款、条款说明、履行提示、明确说明义务的,往往无法得到司法裁判的认可。

四、亟待完善的方向。

(一)网络激活、网上操作的“提示条款、阅读条款、明确说明免责条款”的页面,如何回溯展示?

困扰笔者最大的问题是,一起保险事故理赔中发生争议,发展到最后对簿公堂,当保险人需要证明该款保险产品在激活页面设置了“强制确认”流程时,面临的结果却是:要么该产品已停售(无法再次进取激活系统),要么无法回现该投保人(原投保人)的投保历史过程,更别提以有形的证据形式向法庭展示!如此表现,就好比我方律师还没进入战场,直接“被捻死”在入门阶段,哑巴吃黄连似的的痛苦难耐。

笔者认为,投保过程全程回溯在网络技术上,可能难以实现(即使实现成本及代价亦或是巨大),但可以尝试寻求其他方式予以替代,譬如:投保过程中,保存视频录像、视频通话录像,录像中确认投保人知晓相关内容;增加回访电话录音,与投保人再次确认投保过程等措施。

(二)保险销售员代为操作的过程,视为保险人的行为还是投保人的行为?

一般情况下,司法裁判者鉴于保险销售员与保险人之间的特殊纽带关系,倾向认为其是代表保险人所从事的行为,因此,一旦这样认定,对保险人来说,将是“致命”性的影响。

因此,我们建议对于投保人无法自行操作完成网络激活过程,保险销售员又难以推脱的,必须由投保人签署书面委托书,委托保险销售员代为帮助激活且对于激活过程全程关注并知晓激活内容,代理人行为对己全部有效等授权内容。

毫无疑问,互联网平台投保、无纸化保单、电子保单等渠道和产品,系保险业未来发展的方向。当下,此类产品在投保流程上,单纯的使用电子签名、人脸识别、指纹识别等方式,仍然存在着事后无法鉴定比对、无法确定确认所指向的具体内容等等多方面瑕疵。这些在诉讼实务中所面临的难点、痛点,期望我们的产品开发者,技术设计者更加重视和关注。

     安徽黄金律师事务所 陈建军主任

  201941


皖公网安备 34019202000411号